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北冥养鱼 > 这3句话可以得3个诺贝尔文学奖!

这3句话可以得3个诺贝尔文学奖!

孔夫子说话太有味道,《论语》我最喜欢这三句,都是诗的文字,每一句都堪得诺贝尔文学奖——又何必奖,比孔夫子小几千岁的诺贝尔,怎么好意思给长者发奖?还是算了。
 
1,子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
 
这样的夫子,你说他是儒是道是仙是佛?都不是,又好像都是。
 
如果给这句话画一幅肖像,我会留一大片白,在四分之三居中处画一庐,庐外有山,邻近清明上河图,繁华有序,夫子在沙发上作葛优瘫,案上散茶若干,杯中若有余,窗前草不除,旧吉他弦亮,邻有学童归。
 
活成那样的,我想到的是东床快婿与归去来老人。
 
2,子曰∶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哉回也!” 
 
夫子在弟子里面最推重颜渊,就是因为这个。夫子之乐,颜渊知之。颜渊之乐,夫子知之。贤哉回也,既是对颜渊的肯定,也是夫子的自画像。
 
我喜欢的是这句话里面的人物关系。一是融洽入心的师生关系,二是这师生“自绝于人民”的一意孤行。“人不堪其忧”,我有两种理解,一是别人都受不了这苦,二是别人都深为他担忧。比起“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”,我更喜欢“回也不改其乐”的大自在。
 
3,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
 
《侍坐》篇中,各言其志,曾点在说这句话之前,“鼓瑟希,铿尔,舍瑟而作”。小曾同学很是狂狷,能玩艺术。夫子听了以后,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
 
阳明先生注意看夫子为师者的气象:“圣人何等宽洪,包含气象!且为师者问志于群弟子,三子皆整顿以对,至于曾点,飘飘然不看那三子在眼,自去鼓起瑟来,何等狂态。及至言志,又不对师之问目,都是狂言,设在伊川,或斥骂起来了。圣人乃复称许他,何等气象。”
 
这的确是一个别致的角度,连带再把夫子表扬一遍。夫子既喟然叹而点赞,足见曾点之志大出意料之外,而那境界又深得其心。在我看来,曾点之志其实迹近道家的逍遥。
 
大哉夫子。

北冥养鱼:凤凰翔于千仞之上
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