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北冥养鱼 > 杭州打造世界名城:新的城市标准在崛起

杭州打造世界名城:新的城市标准在崛起

 
8月11日,临安成为杭州的第10个区,当地人在网络上发起一阵“十全十美”的赞叹。此举对杭州大都市区发展具有重要意义,再一次刷新了“新一线城市”的话题。与此同时,《智谷趋势》近日聚焦“时隔十年再看上海为什么出不了马云”,认为在新赛道上,上海已被杭州甩下半个身位,引发激烈讨论。
 
乐观者说,杭州已经是新一线城市。临安设区后,杭州的市区面积一下子扩大64%,达到8002.8平方公里,杭州由此成为江浙沪范围内市区陆域面积最大的城市——比上海还大。
 
悲观者说,面积大没用,拿GDP和人口这两个指标来看,杭州都只能算是二线城市。观察近几年的GDP统计,京沪的GDP规模最大,均超过2万亿,穗深在1.8万亿左右,天津苏州在1.6万亿左右,杭州、南京、成都、武汉则在近一到三年内才进入万亿门槛。人口呢?2016年杭州有常住人口901.8万,人口规模限制了杭州的就业人员规模,2015年的就业人员仅有660万人,作为一线城市的京沪深均超过1000万。
 
这些看法固然各有其理,但都存在一个问题,那就是过度拘泥于一线二线这样的老套分类了。在我看来,一线二线这样的概念用于评价杭州这座城,已经过于单薄,显得捉襟见肘,言不及义。
 
以GDP论,杭州的总量或许还不足够高,但你要看到,其中新经济的比例很高——而这,是决定未来城市竞争格局的关键。2016年,杭州信息经济增加值2688亿元,占GDP总量的24.3%,到今年上半年,这一比例更提高到24.8%,杭州信息经济的比重和深圳差不多。
 
杭州孕育了阿里巴巴,阿里巴巴又反过来塑造了杭州的气运。阿里巴巴出现在杭州,于是才有外省人所嫉妒的江浙沪包邮,紧随其后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,杭州成立首家互联网法院和世界首个eWTP试验区,都显得非常的顺理成章。而且杭州成为国内的移动支付第一大城市,不仅方便了市民和国内外游客,还让潘石屹在布局SOHO 3Q外拓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将杭州设为第一站。
 
这还不算输出的部分。这种辐射力不仅仅局限在浙江省内,还面向全国高能级城市,比如阿里巴巴把支付宝业务注册在上海,把天猫业务放到了北京,把华南运营中心设在广州,把国际运营总部开到了深圳,为这些城市提供了资本、技术与就业岗位。可以说,这是一次二线城市对一线城市的辐射。
 
上海2016年GDP是杭州的2.49倍,信息产业增加值为2944.33亿元,只是杭州的1.1倍,占经济总量之比也只有10.7%。而阿里的支付宝总部2015年已迁到上海,上海电子商务的产值因此水涨船高,如果考虑支付宝作为蚂蚁金服子公司的“杭州基因”,可以说杭州信息经济的绝对规模,已经接近甚至超过了上海。在杭州湾或者长三角这个尺度范围内,杭州作为绝对意义上信息和数字门户的地位,已非常巩固。因此,智谷趋势说,上海更像是“旧经济”的庞然大物,而杭州却是“新经济”的枢纽。
 
再看人口。杭州现在人口确实还未破千万,但不能用静止的眼光看问题,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。杭州人口虽然不足千万,要破千万只是时间问题,据统计,2017应届毕业生签约如杭州、成都、武汉、南京、青岛等“新一线”城市的比例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的比例持平,而希望在“新一线”城市就业的毕业生比例高达37.5%,高于一线城市的29.9%。
 
从流入数据来看,杭州在“新一线”中吸引力居首,人才流入率高达11.78%,已经是领跑者。有如此的人才吸引动能,何愁人口不足?而且杭州的人才引进政策,现在仍然只是针对大学毕业生,现在除了临安区等极少数地方还能购房落户,其他区域已经不能购房落户,这说明杭州对户籍人口仍然保持谨慎控制的态度,如果将来开放户籍,人口的天量聚集根本不是梦。
 
杭州的发展,呈现出全新的面貌,已经不是既有的一二线城市的框架所能描摹。杭州有阿里巴巴这样的世界级互联网公司,类似这样的公司不仅对区域经济有举足轻重的意义,而且还有很强的溢出效应,借助互联网+,还能够给全国甚至全世界就地造血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杭州应该继续发挥这个优势,对标美国硅谷,让自己成为中国创新创业的第一策源地。这种定位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,并不是偶然的,因为浙江本来就是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。
 
杭州模式所折射出来的城市标准是什么?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:一是新经济的强势发展动能,二是国际性的影响力,三是城市群的聚集效应,四是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。可以称之为城市发展的“新四大支柱”。这几个方面互相影响、发酵,让杭州不必苦于和北上广深去争夺那有限的几个一线城市的席位,不仅升维竞争,而且通过创建世界名城的小目标,从而实现与全国一二线城市的差异化竞争。
 
实际上,如果非要用一二线城市这个框架来衡量,杭州也是以二线城市的规模,刷了一线城市的存在感。在这几年的媒体报道中,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?去到生活的现场,其直追一线城市的房价,在限购限贷的条件下,今年上半年仍然一直在涨,不仅全款购房者大有人在,买房还要走关系。这说明了什么?这说明购房者对于杭州的房价依然看涨——而这,是在拿自己的人民币给杭州投票。还有比这更走心的投票吗?
 
领导人曾经说过:“杭州不应当仅仅是浙江的杭州、中国的杭州,也应当是亚洲的杭州、世界的杭州”、“世界一流的标准,世界一流的业绩,世界一流的胸襟和气魄,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”。世界一流的要求,其实就是对“新四大支柱”的提纲契领。
 
杭州增加国际影响力的下一个题材就是2022年的亚运会。与G20峰会,在短短几年间,形成有逻辑的呼应,杭州这座著名的旅游城市和生活品质之城,其在国际交流中的存在感将大为提升。
 
重要的是,杭州并不是要在一座孤岛上打造世界名城,而是在宏观上依托实力强劲的长三角城市群——这片中国仅有的城市灯光谱连成一片的区域,微观上,大杭州概念的提出和实践,也将杭州自身的辐射和吸纳能力扩围到周边的一小时生活圈。
 
而杭州独有的自然和人文景观,更是让杭州成为中国打造世界名城的不二之选。西湖和西溪这样稀有的世界文化遗产,不仅是杭州引以为傲的自然资源,也是全世界都看得懂、同分享的文明资源。在全国空气质量普遍不佳的情况下,这样的自然秉赋,相对来说也让杭州具备了更多的魅力。
 
从文化来说,杭州更是人文荟萃,这里人文积淀深厚,名胜古迹众多,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。有实力、人口多的城市也许很多,但有故事、尚风雅的城市,杭州就是难得的一个。人文下沉到生活,人们也能感受到杭州人说话温和善良的一面,和斑马线上车让人的安全感。
 
难得的是,杭州的主政者并没有躺在功劳薄上,而葆有忧患意识,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最近的犀利“六问”,让新一轮的城市建设更加充满理性、建设性。一问奋勇争先的进取意识有没有达到一流?二问统筹谋划的理念思路有没有达到一流?三问敢闯敢试的改革劲头有没有达到一流?四问担当负责的实干精神有没有达到一流?五问引领未来发展的创新能力有没有达到一流?六问城市治理的能力有没有达到一流?
 
这六问是问给杭州的,其他的“新一线”城市也不妨反躬自省。
 
杭州这座城市成为网红,代表着一种新的评价城市的标准在崛起,这标准已经超越了过去的一二线城市的旧框架,而体现出新的时代特征。
 
祝福杭州。
 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