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北冥养鱼 > 问责“权大于法” 别让副县长跑了

问责“权大于法” 别让副县长跑了

江西省资溪县的“权大于法”强拆案似乎进入了调查问责阶段,据人民网报道,当地已对资溪县鹤城镇党委书记乔志平、县法制办主任周伟明、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长吴剑进行立案调查,下一步还将对其他涉事人员作进一步调查处理。
 
此前媒体广泛报道了这句“雷人真话”:资溪县国土局执法大队长吴建说,“不要问我为什么,老板 (副县长)说动手我就动手,他说拆我们就拆。反正一句话说到底,就是权大于法”。
 
根据当地政府的表述,其问责针对这两点:“村民徐晓洪建房过程中反映的相关问题和有关工作人员的不当言论”。嗅觉敏感的人们马上指出,问责针对霸气干部的不当言论,有罚酒三杯之嫌。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。当地官方会不会拿“不当言论”问题来对违规违法问题进行鱼目混珠,使得问责轻拿轻放,现在还不好定论,不妨拭目以待,让问责飞一会儿。
 
总体看,言论与行动的界分问题需要明晰。普通公民说了什么与做了什么不能简单地划等号。说了什么属于言论范畴,其权利受法律保护,言论自由与真理对错无关。但一个人无论做了什么,都不能豁免“合法”“非法”的框架度量。政府对官员的言论要求高于法律对公民的言论要求,因此针对不当言论进行问责是合适的,但最根本的还是要对发生强拆的办公行为的各个环节进行调查追责。
 
具体而微地看,资溪强拆案还暴露了官场的“真假”问题。那起建房行为是被法院依法支持的,强拆的确反映了一些地方“权大于法”的现实,参与强拆的当地国土局执法大队长说了真话、办了坏事,属于“真小人”。通常,人们对君子小人的好恶程度远远比不上对真人假人的好恶,所以网上有人为这样的“说真话”却被追责而叫屈,担心以后再也没人敢说大实话了,基层官员的嘴里将更加充斥“事实清楚、依法依规”之类的假话套话和陈辞烂调。
 
这是对“说真话”的误读,提倡“说真话”是讲究起码的说话做事的诚意,这是一个低阶要求,远非终极要求。如果为虎作伥者从此不敢说真话,该问责的重点仍是他们的行为,其言论的真伪趋向,板子不能打在资溪问责上。“真小人”与“伪君子”一样,都无法撑起一个清正廉明的执政蓝天。如果真君子与伪小人久久不能出现,那要反思的是更高层面的官僚制度和更加微观的官员考核评估体系。
 
资溪问责的关键在于“执行与决策”的关系问题。最终的强拆是由资溪副县长吴辉文带领的,其领导责任不能豁免。此外,那封被证明存在签名造假与服刑人员签字的信访件,也值得深挖:在信访压力层层上导、许多人不得不进省进京上访的形势下,为什么这个信访件得到了事发地副县长的及时处理和高度重视?
 
 
然而吴辉文副县长并没有出现在当地的调查名单中,说明相关调查和问责并不全面,还有死角。如果当地县委县政府无力问责自己的班子成员,那么希望有更高层级的适格问责主体介入,将“权大于法”问责到底,将“执政为民”进行到底。
 
本文刊于1月11日《中国青年报》
推荐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