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北冥养鱼 > 携程亲子园虐童,刑拘三人只是追责起点

携程亲子园虐童,刑拘三人只是追责起点

发生在携程亲子园的虐童事件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关注,视频为证,家长看了气得发抖,网民也能设身处地、感同身受。事发后,上海警方立即派员到场控制涉事的四名工作人员,现其中三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、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与此同时,上海检方也已介入。

可以相信,针对视频当中所呈现的直接侵害行为,其法律责任的认定只是时间问题。然而,如果要全面彻底地反思这起虐童事件,刑拘三人只是追责起点,远非句点。站在亡羊补牢、鉴往知来的角度看,摸清问题的发生机制,给导致事件发生的各个环节清晰画像,才是负责任的态度,才有望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。

来看携程亲子园事件的几个关键转折点。携程在2016年2月的时候,开始试水企业亲子园的项目。然而开了一周就被上海长宁区教育部门“叫停”了,理由是缺少“行政许可”。之后携程关门整改,但过了两个月就成为上海总工会首批挂牌的12家“职工亲子工作室”试点之一,并购买了第三方服务。购买的第三方服务是 “为了孩子学苑”的早教机构,该机构上级是《现代家庭》杂志社,而《现代家庭》杂志社全资股东是上海市妇联。

这些变化,给人一种印象,那就是相关的教育管理应该还是比较完善的,但现在透过媒体可以看到,其实是糊涂账。事发后上海长宁区教育局称: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。也就是说,这次虐童的“为了孩子学苑”并非所谓的专业第三方机构,它也不具备什么教育资质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教育部门不早点叫停同样没备案的“为了孩子学苑”,就像当初叫停携程自办的亲子园那样?如果开办职工幼儿托管点可以不需要教育资质,那么当初为什么又要叫停企业亲子园呢?同样都是无资质,为何是两种待遇?监管在这里面有没有盲区和失察?

尽管如此,仍不能说携程当时被叫停的亲子园就是多么冤枉,主管部门当时对它的叫停理由虽是无行政许可,但这不等于说当时的亲子园就100%无类似的不愉快事件。企业愿意办幼托是一个很好的现象,可初衷良好,不等于业务的专业和人性的良善,实际上,今天的世界,好心办坏事的现象比比皆是。

再看当地妇联,其基本功能原本是代表、捍卫妇女权益、促进男女平等,亦同时维护少年儿童权益。可它全资公司的员工却干出伤害儿童的事情,而且还是在亲子园这种本应充满童真童趣的地方。这非常的吊诡,让人难以接受。虽然上海市妇联表示将严肃处理旗下杂志,但这个机构如今说这句话,总显得当事人不适格。作为出事方的全资股东,有没有应该反思的地方和需要承担的责任?

事件发生后,有人跳出来替携程鸣冤,说携程来办这个幼托是好心,如果虐童事件导致亲子的关闭,就是家长的利益损失。这个逻辑是非常荒谬的,别说家长是按月交费的了,哪怕就是免费,也不会有人愿意送孩子进去了吧?有谁是宁可孩子受虐也要占这点“便宜”的?

除携程外,上海的其它11家企业采取的基本是寒托、暑托或者晚托等形式,或免费或低收费。相当于是企业在补贴这个费用,但公司方补得多还是少,与孩子可能接受的服务质量关系密切。谨慎推理,它们的服务质量应该是相当可疑的,希望相关的家长能从别人的教训里吸取经验,重视起来,积极关注孩子的合法权益。也希望相关企业和各路媒体共同参与监督。

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,从一个尖锐的角度告诉人们,幼托服务的市场需求不仅是巨大的,而且这块市场现在还是相当混乱的。这是摆在家长、从业者、企业和监管者面前的一道考题,更是人口越来越密集的城市化进程中无法避开的现实问题,迫切需要政府部门进一步简政放权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。

(作者:陶舜 首发于 经济观察网)

推荐 2